设为首页   收藏本站  网站试运行

衡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>> 主页 > 综艺展板 >

《邪不压正》观后感:要怎么样,这个社会才能变一变啊?!
发布日期:2018-07-20 17:00       浏览次数:      来源:未知

      作为一个老年写手,接连看了好几个电影,产生了一些想法,不吐不快。
      我不懂电影,平时看电视剧也少,看了《邪不压正》,我内心很激动,就上了豆瓣想看看影评。可能是我老了,我发现我的观感跟年轻人差太远。
      这部电影在我眼里非常简单,就是导演用自己特有的幽默方式,讽刺了“大棋党”。
      影片的主角是姜文,一个武昌起义啪啪啪几枪推倒满清276年统治的革命党。
      整部影片都在嘲笑这么牛逼的革命党下的一盘“傻逼大棋”。
      棋不可谓不大。
      按照推算,1922年的姜文,就结交了日本朋友,援交了美国朋友,把廖凡送到日本人处当双面间谍,把彭于晏送到美国人处科学救国——目的?反正以后肯定用得着,先“养兵千日”。这相当符合武昌革命者的历史,因为北洋史就是一部军阀勾连外国势力的历史。
      15年后,1937年,日本人兵临城下了,姜文开始“用兵一时”,A换B,B换C,牛逼哄哄,忽悠这个“反清复明”,忽悠那个“复仇”,让美日结仇之类,大格局、大交易,大棋下的特像那么回事。
      大家一定要注意,前半部牛逼哄哄的姜文,是从哪里急转直下的。
      就是从“名单:朱潜龙”那里。
      这段想起来我就想笑,堪称“戏眼”。
      姜文想跟日本人做交易,日本人说你杀一个美国人,我就把国民政府汉奸名单给你。
      姜文当时特起范儿:我要那玩意儿干嘛用啊,并不想要。
      但姜文杀了手下干将,养活了几十年的一个美国人。
      于是,日本人给了姜文名单。
      打开一看。五个字:“名单:朱潜龙”。
      卧槽这不搞笑吗?
      姜文急了:朱潜龙是汉奸用得着你告诉我吗?
      日本人:不一样,这是皇军认证的。
      原来大棋是很容易被小棋破掉的……人家一个不遵守你的玩法,你立刻没的玩。
      姜文就是从这里开始傻逼的。
      后半部姜文一直很怂,被砌墙、被软禁、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、被吊打……再也没了牛逼哄哄的样子。
      我觉得这就是导演的主题:哪TM有大棋。大棋得是人家陪你玩,人家不陪你玩,你自己下个鸡毛。人家再一掀棋盘,你就一无所有了。
      一个武昌起义的革命党,沦落到最后把牙齿拔光——我觉得这个隐喻也是非常明显了。如果不肯正面怼,老是寄希望于“下大棋”,最后你只能牙齿被拔光。要知道,1931年日本人就占领了东北,不肯正面怼,活活又下了6年大棋啊。最后那个张将军,还是送进了某国使馆,张将军最后给姜文的那个眼神,我看也不像是要抗日的样子。
      彭于晏在影片里的作用,其实就是姜文这个角色的复调。
      彭于晏身负大仇,这跟革命党是一样的。彭于晏走出的,也正是革命党最初的样子:不要怂,就是干。
      虽然周韵挤兑彭于晏懦弱,彭于晏也认了,但从影片里,看不出彭于晏有任何懦弱,偷刀、盖印、化身waiter暗器出手,这哪是懦弱,这是给对手施加“白色恐怖”啊。如果换我,我宁可仇家从天而降,也不愿意生活在对仇家的终日提防中。
      但是彭于晏没有出手,前半截是美国爸爸阻止,反正美国爸爸要回美国了,不妨等等。后半截是中国爸爸把他当大棋雪藏了。
      然后周韵出来挤兑了一通,姜文也觉悟了,外部条件一到位,彭于晏马上就动手了,轻松完胜。
      我觉得导演的意图非常清晰,也很好解读:不要怂,就是干,还等什么呢(暗号),邪不压正(片名)。
      下踏马什么几把大棋。
      影片里有一些安排我都觉得非常好。
      比如周韵对彭于晏的开释。一般人理解为周韵激发了彭于晏,我倒不这么觉得。我觉得周韵其实是解释了姜文为什么从革命党变成了大棋党。因为周韵是军阀的女儿,他们的血统是一样的。虽然电影把她拍的很美吧我觉得按年龄她应该比许晴还大。
      姜文都死了两个儿子了,还在下大棋,为什么不复仇?周韵的回答是:胆小了呗。也许就是因为儿子死了所以胆小了。你以为他是个王者,实际他是个青铜。
      至于影片为什么要安排彭于晏接受周韵的开释——我觉得这是一个曲折但是诚实的处理。
      导演想说,青年人是充满热血,容易忽悠的。你忽悠他,激他,他就能干事。
      所以说,即使你自己干不动了,胆小了,你也不应该下大棋,你应该放手允许年轻人去干。所以,影片结尾,彭于晏说我没爸爸了,姜文对彭于晏喊:去找你自己的儿子。
      电影就是这么简单。你们开头也都是革命者,为什么后来变了?你们想把青年留在手里当棋子,任你们拨弄,但最后棋盘被人掀了,你们不是还得靠青年一已之勇来拯救吗?与其这样,一开始就跟青年人好好合作不好吗?还等什么呢?!找到你的儿子!
      此外,影片充满了导演的趣味和见解,而且都非常现实,真实。比如,直到最后了,廖凡还跟彭于晏斗嘴说:师傅是你杀的。廖凡的坚持一度让彭于晏崩溃了——直到他想了个“如果师傅让你种鸦片,那你还杀师傅吗”的说法。
      廖凡的这种坚持,完整的刻画了一个无耻之徒的全部。在现实生活中,没有一个无耻之徒会忏悔,不是吗?他们到死都坚持自己的“原则”。
      至于唐凤仪,角色不错,我想姜文导演可能觉得“中国男的不如女的”。
      当然,作为导演作品,影片里充满了导演的恶趣味,比如影评人如何,光屁股如何……但是这是一个文艺作品啊。
      然后我想说,我为什么看完了这部电影内心很激动。
      我觉得伟大的艺术家就是这样一种人:你跟他谈社会现实,他不太懂。他既不懂财经,也不懂政治。我认识几个导演,说实话都没什么深度,也不太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。但是你让他抓一种社会情绪,伟大的艺术家马上就能抓住!能呈现!能用艺术的语言,对一种社会现象进行精到的表达——让人感慨万千。
      这就是时代之子。他无需懂得,无需经历,他只需要朦朦胧胧的一点本能,就能抓住时代最大的命题。这就是老天爷赋予每一代人的“灵”,当整整一代人迷失的时候,伟大的艺术家肩负着启灵的使命。他要用作品唤醒一代人。
      我知道很多人说,这是一部风格盖住了内容的片子。
      我不同意。我甚至觉得这部片子比《药神》更具现实意义——我们现在面临的社会问题,不是药的问题,不是上学的问题,不是关税的问题。这些具体的问题都来自于更高层次的困境——如何深化改革,怎么扩大开放。
      不对制度进行新的顶层设计,我们的经济、社会、人民生活就只能在一个一个具体的困境中跋涉,永远走不出泥潭。
      我不了解姜文,但是我觉得姜文这部影片,反映了他这方面的思考:困难这么大,问题这么多,你们怎么老不动换啊,你们怎么老下大棋啊,你们怕什么啊?邪不压正,你们倒是干啊。你不干就让年轻人干也行啊。
      我因为喜欢这部片子,看了最近关于他的所有访谈。这些访谈中,姜文似乎很抗拒“讲故事”这个艺术手法,他在几个访谈里都说“为什么要讲个故事”。
      我觉得,这就是时代之子的特征——他意识到,他肩负的使命,已经不是讲一个故事能办到的了。我们所处的国家所经历的这个时代,需要的是对某些简单的、本无需讨论的精神的不断重申,而不是用一个一个故事打动民众,换句话说,当下急需教育的,根本不是民众。
      民众不需要被教育。
      好不容易写了这么长,我不深说。这部电影就是对简单的道理的重申。虽然它隐藏在一个非常复杂的故事中。
      但是因为这个道理太简单了,反而大家看不到,都去看复杂故事中的各种象征符号了。
      没看电影的都应该去看看电影,导演是怎么解剖大棋党的。太讽刺了,太幽默了。
      也太现实了。
      真的。我们这一代国家领导,都是借改革开放成名成家的,其中不少人,比如20多岁就进了智囊团,20多岁就能参与国家重大经济政策的制定的人。比如从农村大队干出来的,主持过那么多省份的人,比如从工厂里干出来的。最厉害的是从一个破县干出来。
      你们当年都很牛逼呀。现在怎么都裹步不前了呢?国家内忧外患,你们倒是干啊!还等什么呢?邪不压正!
      现在国家需要深化改革,需要扩大开放。改革和开放是你们的起步的地方,你们怕什么?
      ——好吧,如果你们觉得自己亲自上有难度,姜文导演给你们指了条路。
      放手,让年轻人上。

      既然说起了“时代之子”这个话题,我想再说说《妖猫传》。
      我的豆瓣账号是为了写帖子新注册的,唯一的手滑就是给《妖猫传》点了个五星。
      我觉得这两部电影的共同特点就是:用复杂的故事讲述了一个时代急需重申的、简单的道理。
      《妖猫传》讲的道理比《邪不压正》一本正经一些,它就是:当权者应该如何对待青年。
      《妖猫传》的戏核很简单:马嵬坡之变,唐明皇得杀杨贵妃。
      历史上这不是一个难题,但是电影把它变成了一个难题——唐明皇如何在白鹤少年面前弄死杨贵妃。如果没有白鹤少年的在场,怎么弄死都无所谓,而且杨贵妃也没有异议。但因为有了两个年纪轻轻的旁观者——唐明皇难办了。亲娘咧,影响后世评价了。
      当权者选择了瞒骗。结果白鹤青年要么成了佛,要么成了魔。
      影片演到这里,已经说清了一个朴素的道理:不要骗青年,权力不应以祸害青年的方式维持自己的尊严(白鹤少年后来弄死了唐明皇)。
      这是影片建立的第一个逻辑。
      但第二代青年才是影片的主角:空海和白居易。
      空海是带着求真理的心来到大唐,白居易是带着求真相的心创作千古名篇——你看,瞒骗是没有用的,青年人天生就是“求真”的。既然一代青年前赴后继要求真相,那就没有必要隐瞒真相。
      这是影片的第二层逻辑。
      令我敬佩导演的,是影片的第三层逻辑:青年人如何看待历史真相。
      空海和白居易求得杨贵妃之死的真相后怎么样了呢?
      也没怎么样嘛。
      白居易报以“我了解了,我宽容你”的态度,没事,还是按照你希望的方向来写《长恨歌》吧。空海报以“人性无非如此,我得道了”的态度。
      它体现了中国政治文化最深厚的根基:老百姓对当权者的宽容。
      这是这部影片最具中国意蕴的地方,甚至可以说,带着一股禅意。
      你说是奴性也好,是听天由命的放弃也好,总之,中国政治文化、整个中国文化中就是有这样一种东西:对当权者的宽容。
      但这个结尾并不因为超脱的禅意而显无力,因为从这个结论反推回去,是对当权者再一次的嘲弄:你都有这么宽容的一群老百姓了,你就别搞那些有的没的了,行不?
      陈凯歌举重若轻地完成了他的片子。
      我觉得这是“时代之子”对社会问题的拈花微笑式的讽谏。
      所以说,你是把青年人仅仅当做应该为你歌功颂德的人,还是怎么样?
      大家别笑,好好回想一下,这几十年,每一个十年,当权者都是如何处理与青年人的关系的。是不是处理得好的年份,社会矛盾就少一些,处理的不好的年份,民怨就大一些?
      这是一个朴素的政治法则,但是,它值得在大历史中反复重申。
      在我们的历史中,对青年的残害何止枪弹。事实上,和平时期,每一个宏大的政策,其外部效应,往往落在青年人头上。说白了,当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如何如何时,青年人就是那个“代价”。高房价,青年人承受,社保亏空,青年人承受,提高生育率,青年人承受,城乡差别,留守儿童承受——然后他们成长为一代缺爱的青年。我还没提“上山下乡”四个字呢。我还没提各种对青年的欺骗性宣传手法呢。
      大制作的《妖猫传》,说到底,体现了陈凯歌导演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忧思:权力啊,你要如何对待青年人呢?
      那么,为什么一定要骗青年呢?
      因为“极乐之宴”。
      没有极乐之宴,就没有后面这些麻烦。
      唐明皇不当众秀恩爱,不“散发击鼓”豁出后背去震慑安禄山,就没有必要在杨贵妃之死上作伪。
      老婆的事在家庭内解决,叛贼来袭的事用军事解决,把老婆和叛贼和弄到一起,还请文艺界、外交界、魔法界、老百姓一起来围观,那就不得不对所有人做出交代——这就是作伪的根源——你把自己架上去了,你没个梯子真下不来。
      你要是家里事家里处理,军事事朝堂处理——白鹤少年会对你如何处置杨贵妃那么上心吗??白鹤少年啥也不知道,哪来参与感?
      所以,没有极乐之宴,就不用欺骗青年:前头把青年忽悠狠了,后面想说实话也没法说了,得用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。
      至于为什么非要办极乐之宴?
      从电影来看,就是万国来朝,用大国自信震慑安禄山。
      其实那段拍的还是挺美的。其中的政治意蕴也有颇多解读。
      实事求是地说,这种震慑手段不能说错,可惜没有奏效。
      天威赫赫的罗马,也是死在野蛮人手中。文明有的时候真的干不过野蛮,这不是文明的错。
      只不过使出大国自信这招,再败于人手,有点……下不来台哈。
      这里,陈凯歌导演的处理也是非常成熟的,他让所有人都怀念极乐之宴,赞颂极乐之宴,没有一个人嘲笑极乐之宴——对,这也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特点:全体人民都蛮好大喜功的。固然没什么卵用,但老百姓还是觉得不错。
      有点像全国人民都骂破费公帑,青岛人民对上合烟花大赏还是津津乐道,刷起朋友圈的。
      听说《妖猫传》的票房不好,可惜了。其实,如果贸易战早打一年,大家对“极乐之宴”会有更深的理解。
      通过电影,我仿佛看到陈凯歌导演娓娓道来:别骗孩子们,没必要,你不骗他们,他们也不会笑话你,遇上难处你就直说,孩子们能懂,但别一会儿伟光正一会儿“当家好难”地忽悠他们。
      孩子们不是你的观众。
      你也不是演员。
      听说姜文导演和陈凯歌导演都是文艺圈的知识分子,我还挺敬佩的。至少在这两部作品中,我看到了他们的家国忧思。
      只要有这样的导演存在,只要有敢于直面荒诞的政治现实的导演,我们的社会就不会撕裂。
      说实话我觉得现在的中国社会挺像美国社会的。
      就是因为撕裂。
      昨天我看微博上大家都在转发一个名人的微博,大意是说,现在是“傻逼大爆炸”,因为连《包法利夫人》和《英国病人》都有人骂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我对这个名人不熟,但是百度了一下,也是一个挺牛逼的人。
      我不是批评他或者怎么样,因为从他的角度来说,他的意见也很对。
      但是我就想说,美国知识界刚刚经历的事情,希望不要在中国发生。
      就是知识界全部支持希拉里,但是当选的是特朗普这样的事,不要在中国发生!
      按理说,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,美国社会发生了这样的巨变,知识分子竟然一无所知,也是醉了。这良心长到哪去了?
      一开始,知识界也是把特朗普的当选归结为“反智主义”这种东西,觉得特朗普是忽悠,是大话王,是个俗人,是个傻瓜。
      但是特朗普上任整一年半了,看看民众支持率,看看民心在哪里?
      我觉得美国知识界是要反思一下了。
      有美国这个前车之鉴,中国知识界真的别把什么都归结为“反智”。
      说起这个,我想起了冯小刚导演和崔永元教授的battle。
      也是很多人认为网民是暴民,受到了崔永元的撩拨。
      但是你们不细想想吗?冯小刚的微博粉丝是2246万,崔永元的微博粉丝是1550万,冯小刚粉丝比崔永元多了一整个瑞士的人口!2015年《老炮儿》上演时,冯小刚的微博是何等盛况,我记得他还说过什么“儿媳妇方阵”,但两年半过去,这2246万粉丝怎么变得如此“不能打”了呢?哪怕他们中有一半站出来,也能抵挡一阵啊。
      因为什么呢?只能说这2246万粉丝在过去的两年半都“反水”了。
      为什么反水了呢?
      看来知识界认为,根源是“傻逼大爆炸”。
      但我真的觉得现在的“三观运动”不是“傻逼大爆炸”,而是有点觉悟的一二线城市平民掀起的一场自救运动。
      中国社会现在的问题是,增长模式有问题。
      增长要是总靠投资拉动,那增长的大头,就都让资本拿去了——靠投资拉动,你不让资本拿大头,谁给你投资?
      结果增长模式的问题,导致分配模式也有了问题:资本是普通老百姓根本拥有不了的东西,老百姓就是靠出卖劳力过活,但在资本的过度运作下,劳动收入越来越少。
      很多沿海工厂反映,招不到普工。有人解释为是现在的青年太懒惰。但本质是,做普工那点收入,除了吃饭换手机,解决不了青年人发展的根本问题。青年人最大的资本就是时间,他当然想把时间投入到能解决根本问题的领域,而不仅仅把时间花在吃饭穿衣上。
      有人问,难道你要工厂给他们一个月开两万块钱吗?
      不是,我不是要工厂一个月给他们开两万块钱,工厂仍然给他们开四千、五千,但社会应提供四五千收入水平的人安居乐业的条件。
      四五千的收入水平无法安居乐业,正是因为资本把资产价值炒的太高,相对降低了劳动的价值。资本没有错,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 
      何况资本是有错的。不但中国的资本有错,全球的资本都有错。错在金融的过度化。
      其实中国的增长模式问题,也是美国的增长模式问题。
      资本得到的越来越多,劳动得到的越来越少。
      老百姓心里能没气吗?
      美国人一气,把特朗普选上去了。
      中国人一气,发起了“三观运动”。
      我给大家举一个美国人气的例子……算了,这个例子是钱总在美国的时候碰上的,我还是留着写在帖子里吧。
      我给大家讲讲我是怎么看待“三观运动”的。
      ——因为中国人实在没有任何武器可以捍卫自己的可怜的权益,只有挥起道德大棒了。
      老百姓觉得很多事都太不公平了,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改变这些不公平。他们不能投票,他们不能修改法律。一百块钱的权益,恨不得要花一百万才能维护。
      要怎么样,这个社会才能变一变啊?!
      我觉得这是很多人的无奈心声:要怎么样,这个社会才能变一变啊?!
      对于老百姓来说,就只能是“以三观为镜,可以分敌友”。
      说实话,我自己都觉得,很多事,资本干起来就是合理,但普通人做那种事早就进了监狱。法律都管不了资本,普通人只能指望三观来约束越来越不要脸的上层精英了。
      所以问题不在于冯小刚怎么样,崔永元怎么样,在于资本和普通民众的关系,实在太对立了。也在于上层精英,太投靠资本了。
      你说崔永元这样那样,但他确实没投靠资本。
      当然,金融过度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,美国也面临这个问题,所以我虽然批评了资本,但不用跟我争辩资本对中国经济的推动作用了。
      资本的事太大了,咱们还有机会说。说说婚恋问题。
      前阵有个微博名人也是说,现在的小姑娘都不能容忍婚外恋。她觉得这样不太好什么的。
      但是我不觉得这是一种愚蠢的三观。
      每个小姑娘都像一个筑巢的小鸟,辛辛苦苦搭建自己的小巢。为什么大家不能多去理解这些小姑娘在当代社会对婚姻的不安全感,而去嘲笑她们呢?
      我觉得知识分子不能漠视任何一个群体的安全感,哪怕是恨小三的小姑娘们。
      她们的不安全感得有多大,才能连《包法利夫人》和《英国病人》都怕呢?
      就算有个把标新立异的,但现在是一大波啊。
      这都是源自一种不安全感。
      拥有话语权力的人,不应该嘲笑手无寸铁的人。
      至少应该为言论自由感到欣慰,大家说是不是?中国人敢于发表意见、有地方发表意见——这个历史长吗?长到了知识界必须出马挽救一下局面的程度了吗?“傻逼”这个话,说得着急了一点。我觉得知识界不该没有这个气度。
      最后还想说说《我不是药神》。我看的时候也是肝肠寸断。给药神点赞。
      但是对这个片子,我不能给予“时代之子”的盛赞。
      如果说陈凯歌导演讽谏的主题和姿势比较柔美,姜文导演讽谏的主题和姿势比较幽默,那么,宁浩监制的这部电影,主题和姿势都比较……夯实,挺用力的。
      因为陈凯歌、姜文导演都是把简单的道理复杂化,而药神是把复杂的道理简单化。
      题材旧了一点,处理得简单了一点。
      打开QQ,搜“印度代购”,全是代购易瑞沙、格列卫的QQ号,QQ群。代购印度仿药早就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,中国病人的问题不在于此。
      况且今年两会,总理也宣布要取消抗癌药的关税。
      题材是好题材,就是旧了那么十几年。
      不过我觉得对于文艺界的人来说,赶上现实的脚步真挺难的。
      你要平时不保持个基本的阅读,对社会保持密切的关注,很多事,你真赶不上发展的脚步。
      比如……举一个农村孩子念书的问题吧。
      2000年前的主题是“希望工程”,解决学校不够,孩子没学上的问题。结果学校数量够了,老师数量又不够。
      所以2000年代的主题就变成了解决代课老师水平不够的问题。怎么解决呢?往村子里派老师不现实:老师也不愿意去,一个村一个村地增加这么多老师,财政也负担不起。怎么办?那就建中心校。在镇上建中心校,扩大班级,集中教学。
      中心校的建设解决了师资力量配备问题,但又诞生了新问题——交通。有的孩子要走好几十里地去念书。于是又冒出了“校车”问题。接二连三的“校车”翻车,死一车孩子的惨剧。
      怎么办?搞住宿,于是你近些年只能听到幼儿园校车热死孩子的新闻,但听不到小学校车事故的新闻了。
      现在又冒出来什么问题呢?快手上的“校园霸凌”短视频说明一切。集体生活是什么?是党同伐异。那些有些异质的孩子,不得不面对同龄人的残忍。还有未成年人犯罪问题。14岁以下的孩子变得很残忍,竟然搞出一些恶性犯罪。为什么呢?这都跟让孩子过早脱离家庭温暖有关。
      看看,不过18年,农村教育经历了多少个阶段?4个阶段,平均每4.25年一个阶段……普通人看新闻看得不勤,得错过国家多少发展故事?
      听说《后来的我们》就犯了这样的错误,不该让大学生毕业摆地摊、住群租房。看来文艺界的人对这种社会生活的急速变迁,不够重视。
      但我不是责怪《药神》陈旧,我就是说,陈凯歌和姜文那种,讲普适道理的电影,因为内核简单,反而容易处理,《药神》太贴近生活了,反而难处理。
      估计《药神》会成为一个大IP,如果按照“时代之子”所肩负的社会使命——
      《药神2》应该讲解医药制度。主角应该是药监局负责审药的小职员。所有的药品,要想取得批文,就得经过这个小职员所在的环节。这里头涉及很多博弈,中国药企,专家,临床,跨国药企,中外政策,医保……当然还有等药的病人。这里面也有很多荒诞又现实的故事。
      《药神3》应该讲解新药的研发。讲中国新药研发如何逆袭,归国学子如何站在美国肩膀上超越美国——别笑,现在美国的新药研发,过FDA那几关太贵了,基本都要几百万刀,只有大药企才能承受。我有个同学弄了好几款新药,正在国内排队呢。另外,中国为了赶超美国,也确实在搞“弯道超车”,一些涉及伦理的基因疗法什么的,在中国比在美国批得快。这里头事儿也挺多的,提炼提炼也可以表达一下。
      《药神4》可以拍个科幻题材。现在全世界的资本都在追逐生物医药,都认为这是下一个风口。这么干下去,没准儿全世界的社保和医保都要崩溃。咱们可以拍拍各国政府为了避免社保和医保破产,联手搞阴谋,弄出一个药,吃了就打开基因开关,让人只能活到70岁的故事。一定很糟心。
      其实,我是不同意什么第一颗药物价值50亿美元之类的话——跨国药企的研发,实际上是靠欧美国家的医疗保险支撑着,钱是从全体人民的兜里掏出来的。美国人民不怕罕见病、不怕重大疾病,其代价是全国人民都看不上小病,只能靠锻炼身体挺过感冒肠炎什么的——否则您以为美国人为什么那么爱健身啊。


地址:湖南省衡阳市雁峰区湘江南路47号 电话:0734-3127198
版权所有:衡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湘ICP备10027606号-1 技术支持:衡阳联信网络